网站首页
手机版

梁文道谈新西兰枪击案:正常人与暴徒一线之隔

更新时间:2019-09-10 11:26:33作者:佚名

  由内容质量、互动评论、分享传播等多维度分值决定,勋章级别越高(),代表其在平台内的综合表现越好。

  本文授权转载自看理想公众号

  看理想,用文学与艺术

  关怀时代的心智生活与公共价值

  3.15日,新西兰经历了一场恐袭,这被称为“新西兰历史上最黑暗的一天”。

  每当恶性事件发生时,我们难免群情激愤地斥责暴徒,这无可厚非,但其中常会出现一种论调:

  可问题是,如果我们真的完全放弃对施暴者的深入了解和分析,我们很可能会因此丧失对于此类恶性事件的预防能力。

  更可怕的是,我们或许尚未意识到,正常人与暴徒之间,可能仅有一线之隔。

  我刚刚花了一段较长时间,读完了一份74页的英文文件(注:也有流传87页版本,经对比仅因版式不同,内容无差异)

  。从某种意义上来讲,这份长达万字的英文文件几乎像是一本小书,具有一本书的结构、体量,甚至有自己的封面。但它究竟是本什么样的“书”?

  就在塔兰特于网络直播整个行凶过程之前,他在自己的社交网络账号上首先发布了这份被媒体称为“自白书”的“宣言”文件。

  为什么我要花费这么多心思去了解这个人以及他的论调?

  放弃对行凶者的了解分析

  我们将丧失对暴行的预防能力

  通常当这样的恐袭或恶性事件发生之时,我们很容易听到这样的论调:

  会干出这样事情的人,都是丧心病狂,这种人就是“疯子”,他们在本质上就是邪恶的、疯狂的,与正常人完全不一样。由于这种“绝对的不一样”,至于这个人做的事情我们正常人就无法理解,甚至没必要去了解。

  只要把ta当成正常社会中一个脱序、失常的人,不小心混进了我们的日常生活当中,谁知道ta会因为什么样的一件小事就突然癫狂,我们只需要咒骂责问这个人就行了。

  更甚在于,我们自己很可能都意识不到、察觉不到,其实自己也已经慢慢走向了接近这种人的道路。

  举个简单的例子,在这份被塔兰特命名为「The Great Replacement」(“大置换宣言”)的文件中提到了很多观点和内容,

  比如,其中提到了环境保护的重要性,提到了市场经济必须更具责任感,不能唯利是图,应该照顾劳工的权益。

  除此之外,文件中还提及“我们”有资格有权力去捍卫传统文化,要保护它,不让它消失,更不能让它被外来文化所侵犯污染。

  听了上面这些观点,你会不会也觉得好像有些道理?

  如果你表示了认同,那就表示实际上你和这个凶手在某些事情上已经形成了一定的共识。可是,既然大家皆有共识,为什么只有他走向了极端?

  认为“西方文化”遭到严重威胁

  当这次事件发生之后,许多人才意识到原来有这么多白人,

  他们如此愤怒,这种愤怒甚至是跨国性的。而塔兰特走上这条极端道路,也是始于他的一次欧洲旅行。

  其实塔兰特这次发动的和2011年在挪威发生的那次

  这场惨案是挪威自第二次世界大战后所遭遇的一次最大规模的袭击,而当时这场恐袭的凶手

  同样认为自己是在捍卫传统文化。

  他甚至给自己印制了一张许可证,叫做

  ,意思就是他的使命就是杀死那些主张多元文化共存的人。所以,他所袭击的对象并非外族裔移民,

  他认为这些白人青年都是未来挪威多元文化的支持者,支持多元文化就意味着要开放边境,这会导致更多的移民涌入挪威,他们和原来那些基督教白人的信仰文化、生活方式都不一样,那么就会稀释白人的传统文化信仰,甚至可能演变出一个情况:

  而塔兰特认为自己要完成的事情,就是要带领人们“迈向一个新社会”(Towards a new society We march ever forwards)。那么如何迈向一个新社会呢?就是从他的恐袭杀人开始,以唤醒白人的紧张感和危机意识。

  其实这样的意识形态你并不陌生,这跟特朗普能够上台(这正是基于美国很多白人自身的危机感),跟英国之所以“脱欧”,

  面对今天全球的这样一个现象,我们该如何看待?

  尽管不可否认不同国家、不同地区都有各自特殊的状态和情况,但是其中仍然存在种种共性。在这里我特别想介绍一本书,书名是《愤怒的白人》。

  这本书的作者叫作白晓红,是一位台湾作者,曾经在英国《卫报》当记者。她的成名作就是以卧底身份潜入了英国一些非法中国劳工群体之中,调查他们的生活状况,对他们所面对的压迫进行了探讨;

  我非常佩服白晓红的是,

  这本书基本上谈论的就是2009年到2015年间的英国,尤其是

  尽管卢顿距离伦敦仅有32英里,但是城市面目却完全不同。卢顿可以说是一个

  。社会经济状况都不是很好,可为什么要去卢顿调查英国白人的情况?这是因为,英国近几年有一个非常大规模,甚至是

  组织的简称叫做EDL,全称是

  。在脱欧公投期间,EDL和脱欧主要支持政党——英国独立党(UKIP)也有很深的关系。UKIP在宣传脱欧主张的时候,其实也有大量的种族性的或者极端保守主义、文化沙文主义的宣传。

  比如UKIP政党领袖法拉吉当时曾宣称:

  就在他这番言论发表没多久,英国工党一位国会议员乔·考克斯(“留欧派”)在选区内被杀害,而杀害她的并非什么穆斯林移民,正是一位

  这个凶手甚至在法庭上依然坚称,自己所做的事情没有错,他是在保卫英国。

  作者白晓红在调查中就发现,

  。在英国,这些球迷基本都非常支持自己地方上的球队,会围绕着这些球队形成一种极强的向心力。他们通常认为,球迷之间有一种兄弟情义,大家都是这个地方的人,都认同地方俱乐部,认同我们的球队,然后有一套属于我们的独特东西,

  而卢顿这个地方,一直都有一种

  。但是这还不足以成为真正的问题,真正问题的转折点主要就是在1991年的波斯湾战争(海湾战争)之后。

  。尽管这并非是官方论调,但是这种说法一直在民间流传。直到“9·11”恐袭事件之后,各种事件达到高峰,那些

  ,这些伊斯兰世界的人是危险的,是可怕的,是暴力的。然而,他们都没有注意到这些所谓的「伊斯兰」,

  难以面对阶级下滑的困境

  把一切问题归于外来移民

  白晓红在这本书里给我们最重大的一个启示是什么?

  像卢顿这样一个地方,当整个工业产业没落之后,很多当地人遭遇失业、就业困难,在这个过程中,他们经历了一个非常痛苦的过程:

  同时,他们还要面对各种国家政策对他们的“剥削”,比如美英自里根和撒切尔夫人之后所奉行的新自由主义政策,就要求大规模削减社会福利,这就使得许多原本在这些“福利网”中能够得到救偿的人失去了这种“福利”,他们的生活变得越来越艰难。

  在他们看来,由于大量移民劳工的涌入,逼得他们面对更廉价的竞争,所以他们的生活就更加艰困。所以他们开始仇恨移民,这种仇恨就找到一个更容易依托的群体——“这个群体的外貌和我们白人不一样,宗教信仰也和我们不一样,他们还奉行一种非常可怕的保守的文化,这个群体的移民数字越来越大,这不就对我们形成了威胁了吗?”

  这就是一种典型的混淆含糊的想法,而且这并非只有特别不理性的人才会这么想,实际上它是一种我们日常生活之中很有吸引力的“解决方案”,被我们用来解决生活问题,引导我们认识世界的方法。

  这怎么理解呢?其实很简单,

  但是,我们又往往懒得花费那么多的时间成本、精力,用一种理性的态度去静心分析眼前面对的问题。于是,我们都很自然地渴望一个最简单的答案。

  这种简单的答案,又必须是在情感上最容易打动我们的、最容易唤醒我们本能的一种东西——比如,

  然后,我们会再把人群分成“内外”两批,有些是自己人,有些是外人。假如能够把自己生活糟糕的所有原因,都怪罪到一些“外来人”身上的时候,这就是一个很有吸引力的简单答案和解决方法了。

  这些愤怒的白人,他们走上的就是这样一条道路。有时候那条路可能会让你觉得毫无事实根据,但是这些人可能正是打心底里真心相信的。

  在白晓红的调查里,曾访问到EDL一位重要领袖,汤米·罗宾森(Tommy Robinson)。白晓红问他,你一天到晚说要捍卫英格兰,可到底在捍卫什么?

  他回答:我就是捍卫英格兰,当我说“身为英格兰人”的时候,我的意思是,只要你来到这里,拥抱这个国家,爱这个国家,你在这里有了孩子,而且他们被教养后也认为自己是英格兰人,那你就是英格兰人。

  白晓红继续问他,那么当一个英国穆斯林人也认同这个国家,也采行这个国家的文化,你会不会把他视为英格兰人呢?

  结果罗宾森说:可是那些穆斯林并不这么看待自己,你找不到他们之中任何人身上带着英格兰国旗或佩戴英格兰十字架,因为那是属于殉道者圣乔治的十字架。

  在白晓红的后续追问中你会发现,汤米·罗宾森其实是不理性的,他是从根本上认为“外人”应该离开英格兰,因为他认为这些人在威胁英格兰式的生活方式,他将例如“卢顿不过圣乔治节”“不庆祝圣诞节”等一切问题都归咎于穆斯林人的到来。

  如果你稍微有点理性思维

  都会发觉其实罗宾森的论调

  可是如果你再细看我们平时的日常生活

  当我们遇到困境和问题的时候

  也都喜欢用这种简单粗暴的途径去思考

  去寻求一种最为省力的解答

  基督城恐袭事件详情提要

  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责任编辑:

  声明: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,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,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。

注:本站稿件均转载自互联网,侵权删帖/违法举报/投稿等事务联系QQ:15770065。